文/周力德(《小地寶》助理導演)

DSC_0206.JPG  
《小地寶》的主角是徐大方,徐大方有兩難:是要和村民站在一起對抗拆遷安置的方案,以捍衛居住權;或是要選擇接受拆遷安置的方案,一圓獨立成家的夢。劇本沒有給答案,而是留下了兩難,提供觀眾作論壇。或許可以這樣說,一齣關於論壇劇場的劇本,最重要的是使觀眾看到主角的兩難及其發生、進展、困境,以作為觀眾看戲後的討論焦點。

關於居住權和家的議題,我相信只要隨手一撈,便能撈出好幾個類似的案例,在此分享我個人的生活故事。我和父母同住,有一天父母不在家,隔壁鄰居來按電鈴。他說,最近台北市政府在鼓勵都更,只要我們動手讓老屋翻新,不但能獲得政府的獎勵,而且以目前房價節節高升的情況看來,將來我們翻新後的房子一定比現在更值錢。滔滔不絕的說完以後他問我:「難道你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嗎?」看我猛搖頭,他顯得難以置信。我問他:「如果像你說的拆掉重蓋,那我們要搬去哪住?」但他好像沒把這問題放在心上,神氣活現地答道:「頂多撐兩年,很快啦!」鄰居走後,我關上了門,感到有些不對勁,但說不上來。我想,他忽略了一點,這不只是一棟「房子」,這是「我家」。房子能輕易地拆掉翻新,但家呢?
徐勇父子.jpg  

我想起了樂生療養院。在那生活了一輩子的阿公阿嬤們面臨了療養院要拆除而他們要被迫遷居的問題,拆遷理由是為了捷運新莊線。幾年前我曾到樂生療養院去聲援這些阿公阿嬤們,參與他們的反拆遷行動,有很多自己認識的朋友都在那裡當志工。不過,就在我坐車前往那裡時,我陷入了一種矛盾的情緒。因為,我的交通工具不是別的,正是捷運!我從內湖坐公車到圓山,再轉搭新店線到台北車站,然後從台北車站轉乘板南線到西門站下車,出站後搭635號公車前往樂生。如果沒有捷運,我去樂生一定會花更多的時間,但我去樂生以後,抗議的對象又是捷運。於是,我感到有點矛盾,我甚至在想,平時我如此依賴捷運,但至少我去樂生抗議時不應該搭捷運。當時,我的內心有兩種聲音在交戰,一種聲音告訴我,新莊的通勤族是需要捷運的,那些大聲疾呼新莊線必須早日通車的訴求是有道理的;另一種聲音向我喊,拆遷療養院不是興建捷運的唯一手段。捷運局始終忽略了一點,那不只是一棟連一棟的「房子」,那是「阿公阿嬤的家」。房子能說拆就拆,但家呢?

《小地寶》和我的鄰居無關,也和樂生療養院無關,但《小地寶》所談的,發生在你我的生活裡,也出現在我們所共同關心的社會中。你一定能從你的生活經驗裡想起並思索什麼是「房子」、什麼是「家」、什麼是「居住權」。
 
 
原文載於<信使的部落格>http://litechou.blogspot.com/
創作者介紹

論壇劇場再進化

CA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